TPP取得重大突破:加速中美深度博弈

据本报记者黄韩日和许相磊10月5日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报道,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12个谈判国经过5天的谈判,在当地部长级会议上原则上达成协议,同意在投资和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进行自由贸易和统一监管。

如果该协议获得成员国的批准,一个规模占世界40%的巨大经济圈将应运而生,而中国将被排除在外,这无疑是对中国的巨大挑战。

因此,这一消息在中国一夜之间爆发,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将被世界经济边缘化。一些学者认为TPP的影响力有限。

TPP取得了重大突破。自2008年以来,贸易伙伴关系谈判集中在两个主要领域:一方面,知识产权保护规则;另一方面,它侧重于双边谈判,如某些商品的关税减免。

本次部长级会议原则上达成的协议标志着八年谈判的结束。这次部长级会议能够达成协议的原因之一是奥巴马政府对此抱有很高的期望,并希望在他的任期内使TPP谈判成为一项重要的政治遗产。

最初为期两天的会议议程被推迟到五天,这表明美国决心达成这一协议,并做出了许多让步,特别是在生物制药专利的保护期问题上。虽然保护期尚未公布,但根据相关媒体信息,保护期不应超过8年,远远超过12年的原定目标期限。

第二,其他成员国也作出了相应的妥协,如加拿大、日本等国在开放农业和汽车原产地贸易规则方面。

然而,协议的缔结并不代表TPP谈判的结束,因为最终协议仍需得到各国最高领导人和议会的批准,才能正式签署和生效。

然而,反对的声音在所有成员国都可以听到,特别是在美国,美国劳工组织和环境保护组织对TPP协议持有明确的反对意见。

10月5日,大量抗议者聚集在会议酒店前,高呼“停止TPP”。

一些民主党议员对奥巴马声称TPP协议将有助于美国工人的说法表示怀疑。

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美国国会最早必须在2016年上半年就该协议进行表决。

此外,美国将于明年举行总统选举,TPP的未来仍不得而知。

加拿大和越南也有变数。加拿大将于10月19日举行联邦议会选举。下议院最大的反对党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 Party)的领导人表示,如果他的政党赢得选举,它将不会执行TPP协议。越南的领导层明年也会改变。

TPP旨在遏制中国。TPP无疑有利于消除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壁垒,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然而,在达成协议后的第一次,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讲话暴露了美国主宰TPP的真实意图。奥巴马声称美国不能让中国和其他国家制定全球经济规则。美国应该制定这些规则。该协议不仅为美国在亚洲地区带来机遇,也有助于加强美国在该地区贸易和投资中的主导作用。

在任期间,奥巴马政府积极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增加其在东亚的军事存在,加强与东亚盟国的军事合作,并支持该地区盟国的军事发展。

TPP在达成基本协议方面的成功表明,美国不仅希望在军事上重返亚洲,而且希望在经济上重新获得对亚洲经济主导地位的控制。

美国搁置世贸组织,开了一个新炉灶,这再次证明了美国领导TPP的真正目的,即遏制中国的快速发展,不允许中国主导世界经济规则的制定,不挑战其霸权地位。

这也表明,崛起中的大国和防御大国之间的利益博弈难以调和,中美在亚太地区的博弈还将继续。

如果TPP协议获得成员国的批准并生效,美国将重塑其在该地区占世界经济40%的主导地位的新经济规则,并在促进成员国间经济交流的同时为外国设置更高的贸易壁垒。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已经被排除在TPP之外,其对中国的影响不可低估。

首先,贸易规则的高标准。

TPP的基础性协议在农产品准入、国有企业“竞争中立”、知识产权保护、劳工和环境保护等方面设置了非常高的门槛,如果中国想加入TPP,即使可以通过谈判获取一定的缓冲期,但仍对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在很多方面都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产生消极的影响。TPP的基本协议在农产品准入、国有企业“竞争中立”、知识产权保护、劳动和环境保护方面设定了非常高的门槛。如果中国想加入TPP,即使能通过谈判获得一定的缓冲期,对中国来说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很多方面的负面影响。

第二,产业和资本的转移。

如果TPP成员国之间商品贸易零关税的目标得以实现,这将降低相关产业尤其是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相当一部分产业和资金可能转移到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等TPP成员国,这对中国有潜在影响。

第三,出口贸易的影响。

根据TPP成员国之间的零关税贸易规则,美国、日本和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将从越南、智利和秘鲁等发展中国家进口更多商品,这将大大减少这些发达国家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数量,并将对中国依赖出口的中国产生巨大影响。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也会相应变化。

中国如何突破重围?今天,随着全球化的加深,各国之间的相互依存也越来越深。通过遏制来限制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显然是违背历史发展趋势的。

此外,近年来,中国为深化改革、加强对外开放、扩大与世界各国和各地区的经贸交流做了充分准备。因此,TPP协议对中国的预期影响是可控的。

首先,中国已经采取预防措施应对TPP。

在TPP谈判成功之前,中国就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了。中国没有加入TPP多边谈判,但积极与一些TPP成员国开展双边自由贸易谈判。迄今为止,中国已与新加坡、澳大利亚、智利等国签署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零关税涵盖了大多数贸易产品。就连TPP谈判的领导者美国也开始了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其重要内容是双边自由贸易问题。这大大削弱了美国通过TPP遏制中国的战略。

第二,中国可以继续实施双边自由贸易区。

双边自由贸易区协定的谈判显然比多边自由贸易区协定容易得多。由于美国为中国进入TPP设定了一个很高的门槛,中国暂时无法通过这个门槛,可以继续推行建立双边自由贸易区的战略,与其他TPP成员进行双边自由贸易区谈判,建立双边自由贸易区,通过双边自由贸易抵消TPP的贸易壁垒。

第三,坚定不移地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

在横滨举行的2010年亚太经合组织部长级会议上,与会部长表示,他们将在国家间43项双边和小型自由贸易协定的基础上,在亚太地区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FTAAP)。

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决定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批准亚太经合组织推进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路线图。

中国应继续充分利用亚太经济合作平台,积极推进FTAAP建设和贸易规则制定进程。

FTAAP覆盖的国家和地区的数量及其经济和贸易规模将远远超过贸易点。

此外,目前中美之间高度的经济相互依赖,使得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参与,将大大降低TPP的作用,从而不排除中国甚至可能在适当时候加入TPP的可能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