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甘肃信托一年后,光大兴隆进行了高管交流。

光大兴隆信托在去年7月23日收购甘肃信托后更名为光大兴隆信托,该信托正在经历高层管理人员的大规模变动,光大部将派驻人员。

光大兴隆信托内部人士告诉记者,7月1日,他们已经收到银监会批准新管理层的通知。

记者了解到,新领导层的首要目标是扩大光大兴隆信托的资产规模。

虽然业内一直呼吁减少渠道业务,加强独立管理能力,但作为光大金融控股集团旗下的信托公司,光大兴隆仍将规模快速增长作为重中之重,因此将重点发展渠道业务。

其中,光大银行是其渠道业务的重要合作伙伴。

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贷存比政策被取消。

所有信托公司都在从传统的融资业务转型。

至于广达兴隆信托以银行为主要合作伙伴的策略,许多信托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坦言,其效果有待验证。

驻记者了解到,在光大兴隆任命的高级管理人员中,光大部门人员将占据全国一半。

光大对前甘肃信托的转型不止于此。光大兴隆信托已将其总部迁至北京,公司新员工数量也在快速增长。

从光大兴隆信托2014年年报可以看出,在新董事会的拟任职董事中,只有甘肃信托前员工董事杨文将留任。

在监事会和独立董事中,只有甘肃信托前助理总裁将成为现任光大兴隆信托的员工监事。

此外,高级管理层中没有前甘肃信托员工。

在被任命的10名董事、总裁、副总裁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中,有5名来自光大集团。

四人来自光大黄金控股。

拟出任董事长的吴少华还将担任光大集团执行董事和光大金融资产管理董事长。

另外三名高管来自光大黄金。

拟任董事陆卫东是光大黄金控股的副总裁,拟任董事会秘书黄志兴是远光黄金控股的助理总裁。

拟任主席阎桂军是远光大金控股的总裁。

其中许多高管也有光大银行的背景。

拟任执行副总裁陈凯辉担任光大银行广州分行行长。

此外,陆卫东和桂军分别担任中国光大银行北京分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和中国光大银行杭州分行行长。

其余四名高管来自政府部门和其他信托公司。

至于年报中披露的拟任职高管名单,光大兴隆的回复相当保守,并不断告诉记者,他们的高管职位尚未确定,仍在变动。

光大兴隆信托信息披露联系人刘卓飞告诉记者:“董事长职位仍然空缺空。目前,我们所有的高级管理人员都没有正式任命,银监会也没有给出正式答复,所以他们是候选人。

我们于7月1日收到批准通知,银监会应于8月7日正式接受。

目前,我们还有两名高级管理人员没有通过高级管理考试,银监局只会在高级管理考试结束后给予正式答复。

刘卓飞表示,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拟任总裁王廷科已经被中央组织部调到太平洋保险公司,所以现在拟任总裁已经从王廷科变成了燕桂军。

“王廷科已经通过了高级管理考试,但他没有履行以下职责。

目前,拟议中的高级管理层也有可能变动,所以现在我们不敢公布高级管理层的名单。

”他说。

据悉,光大兴隆信托已将其总部从兰州迁至北京。公司风险管理部门的大多数员工都在北京。光大银行接管甘肃信托后,员工人数从90多人增加到目前的近260人。

光大兴隆信托投入渠道业务,但员工规模却大幅扩大,其信托资产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

根据年报,截至2014年底,光大兴隆信托已从91家增至156家。

然而,信托资产从2013年的775亿英镑降至573亿英镑。

该年新信托项目的数量从154个减少到63个。

对此,刘卓飞解释道:“甘肃信托最初设立的许多项目将于2013年和2014年上半年到期。

当我们接管时,超过400亿的信托资产必须支付。

只剩下260亿到300亿的信托资产。

刘卓飞还向记者承认,光大对以前甘肃信托的转型过去是一个不稳定时期,需要部门和人员之间的磨合。

信托资产的规模去年没有任何改善。为了增加今年的规模,行业认为应该减少的渠道业务是当前的发展重点。

刘卓飞透露,公司的第一个战略目标是扩大规模,扩大规模后要求利润。

因此,目前将努力发展渠道业务,总业务量相对较小。“目前的发展方向可能很大,但盈利能力将几乎相同。

“光大银行是光大信托开展渠道业务的主要合作伙伴之一。

本报记者在2014年光大兴陇信托年报中所披露的“信托资产与关联方交易情况”中看到,由光大银行各地支行作为委托人成立的信托项目达35个,共111亿元。记者从2014年光大兴隆信托年报披露的“信托资产及关联交易”中看到,光大银行分行作为客户设立了35个信托项目,总额111亿元。

“我们现在从事联合经营,与光大银行的合作非常密切。这是先天性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今年,与光大银行的合作项目会越来越多,未来的项目也会越来越多。

”刘卓飞说道。

作为金控集团旗下的信托公司,其子公司的性质将在光大兴隆信托的发展战略中更加突出。

一直缺乏信托许可证的光大集团(光大集团)有自己的信托公司,可以为兄弟公司开展业务和相互受益提供便利。

这也是光大兴隆信托的渠道业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