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淮安三分之四的家庭是由他们的母亲分配家庭作业的。

9月2日晚,2019年《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在杭州发布。利用大数据分析了人工智能对儿童学习“科学减负”的帮助,反映了不同城市“教师负担”和“家长负担”的不同表现。

记者联系了出版商,了解到该应用在淮安有大约71,000名用户。

教师约占3.2%,家长占96.8%。

在父母中,母亲的比例为75.9%。

据报道,大数据报告是杭州迪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对“爱作业”手机软件的统计分析获得的。

该软件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帮助一至六年级小学生的家长和老师免费纠正数学问题。

该软件自2017年9月2日正式推出以来,用户数量已超过1600万,其中家长是主力军,目前占96%。

通过应用程序拍摄练习本,人工智能可以在1秒钟内检测出错误答案,准确率达到99%。

据了解,人工智能已经纠正了300多亿个问题。

据统计,2019年,父母将使用“爱作业”每天纠正大约1.89页作业。

这少于去年同期——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2页作业。

2019年,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127道数学作业,也低于去年的平均165道。

此外,教师每天批改作业的平均页数呈下降趋势,许多城市的学生每天批改作业的页数也有所下降。

相关专家表示,这表明学校教育负担的减轻正开始显现成效。父母的教育观念也在不断重复,从强调努力学习转变为熟练学习。

与2018年相比,2019年,母亲仍然是批改作业的主要力量,占70%以上。

淮安用户中,母亲占75.9%。

然而,在去年同期发布的报告中,这一数字为61.4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属于男性家长更多参与批改作业的城市。

对此,参加会议的上海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小学教育系主任王建和小学数学报副主编尹莹表示,这也是家长参与中国家庭教育的真实写照。

研究表明,女性往往具有更强的家庭责任感,尤其是自己的孩子与丈夫,这种责任感对女性来说更像是一种进退两难的窘境,因为总有些事情是她们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研究表明,女性往往有更强的家庭责任感,尤其是她们的孩子和丈夫。这种责任感对女性来说更像是一种两难的境地,因为总有一些事情是她们力所能及的。

然而,当面对不确定因素时,女性往往比男性更焦虑。

因此,专家提醒说,缺席的父亲和焦虑的母亲等于100%的孩子情绪失控,父亲应该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更多地参与和“在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