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水晶新老总经理交替出现,高端白酒市场面临诸多挑战。

盛夏的成都高温似火,作为当地知名的白酒上市公司水井坊(600779.SH)也迎来了关键的历史时刻。

虽然2019年已经过去一半,水井坊的2018年报沟通会才在6月6日缓缓而来,但是此次沟通会意义却与以往不同。

前不久水井坊董事长兼总经理范祥福辞去总经理一职的消息公布,作为新上任的新帅危永标首次公开亮相,也是和范祥福新旧两位总经理首次同台。

范祥福在担任水井坊总经理的4年时间里,将水井坊的定位从高端过渡到超高端,公司也顺利摘掉了ST的帽子。

在范祥福看来,留给危永标的是一个“美好”的水井坊。

那么曾经擅长在洋酒领域的香港人危永标又将如何在中国市场乃至国际化上如何盘活水井坊的下一步棋?新旧管理层交接有关危永标上任的消息是在今年5月时,水井坊通过公告对外公布。

因为有着帝亚吉欧大股东背景,水井坊一直启用的职业经理人均具有海外背景。

例如2010年英国人柯明思以中国白酒史上首位外籍掌门人的身份入主水井坊,此前柯明思曾担任帝亚吉欧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2013年柯明思因“个人原因”从水井坊离职。

2013年3月15日,当年49岁的美国人大米,正式接任水井坊总经理一职,成为水井坊第二任“洋帅”,2015年9月30日,大米也是因为“个人原因”而离职。

此外,由于公司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亏损之后,公司因此被戴帽,为了保壳,帝亚吉欧首次启用本土“掌门”范祥福。

范祥福2015年上任后的四年时间以来,水井坊几乎每年都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2015年水井坊恢复盈利、2016年成功摘掉ST帽子、2017年重回高端、2018年市场份额提高等。

“我是幸运的。

”面对水井坊过去四年的成绩,范祥福认为其赶上了行业发展的好时机。

今年62岁的范祥福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据其透露,作为香港人的他,每年在香港停留时间不超过60天,脑力和体力已经跟不上。

白酒行业是一个相对反应最快的行业,做总经理的决策需要很强的体力和脑力胜任。

比自己小10岁的危永标是最好的人选。

从目前的业绩上看,水井坊的走势与很多名酒企业的路径类似,都是从曾经的辉煌,急转直下,然后伴随行业回暖迅速复苏甚至屡创新高。

水井坊也不例外,其是在2013年和2014年跌至谷底;而到了2016年,全面复苏。

如此成绩,也让水井坊2018年在20家上市白酒企业中的排名不断靠前。

显然,水井坊已经摆脱了低谷期。

只是摆脱低谷期固然艰难,如果想在行业鼎盛时期继续拔高却也不是简单的事。

对此,新上任的危永标看起来从容而淡定。

“无论洋酒也好,白酒也好,面对都是消费者,都是中高端。

在销售渠道上有些都是重复的。

”危永标对记者表示,“但是做人一定要虚心,白酒和洋酒还是不一样,我会走访调研全国市场,要居安思危。

高端市场挑战重重范祥福在任时,一直强调水井坊的高端定位,后来又提出了超高端概念。

随着危永标的上任,高端概念是否会延续?其又会给水井坊带来哪些不同变化?根据水井坊披露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8.19亿元,净利润5.7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7.62%和72.72%。

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9.3亿元,净利润2.1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4.25%、41.16%。

“水井坊将继续聚焦于次高端及高端板块”,范祥福表示,水井坊将通过在核心市场通过销售网络扩张、品牌建设和高端化布局来扩大市场份额以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

近年来,水井坊推出了水井坊典藏大师版、重塑更高价位的产品菁翠,其中菁翠还一度比肩茅台的市场定价。

无独有偶,2017年,不做低端产品的水井坊,还直接卖出5000余千升低档基酒。

毋庸置疑,超高端产品在盈利空间和品牌塑造能力上都远高于中低端产品,对企业的利润贡献也是最大的,在这种背景下拿超高端产品冲击行业地位也是顺势而为了。

但市场的接受程度还有待观察。

毕竟当前的高端白酒市场,依然是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三个核心品牌的天下,其中茅台的市场份额更是高达57%。

作为典型的高溢价产品,超高端白酒要获得消费者认可依旧需要酒企强大的品牌能力支撑,产品本身的质量和营销能力也缺一不可。

做高端离不开企业的品牌力,为了扩大水井坊的品牌力,导致水井坊销售费用过高也引发了行业内质疑。

“主要是因为公司的前身全兴大曲2000年才上市,后来全兴大曲品牌剥离,之后水井坊的品牌才开始形成,虽然公司的酒窖有600年的历史,但是就消费者认知而言,水井坊品牌认知度相对其他白酒企业较低,因为公司加大销售费用,打造水井坊品牌。

”范祥福回应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