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机床巨额债务破产、重组、伪造合同、虚假应收账款7.6亿元

北京和南昌报道称,2007年至2014年连续八年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海外工厂企业曾是美国金属协会“世界机床500强”中的第八大企业,也是中国机床行业的第一大企业。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机床行业十八大罗汉之一的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机床”)遭遇突变,走向破产重组。

截至破产重组债权申报截止日1月31日,大连机床五家关联企业共收到200多名债权人申报的300多亿元债权,其中有担保债权可能会重复申报。相关方正在审查和确认这些索赔。

一年前,大连机床投资数十亿元在中国布局生产基地,并与俄罗斯最大的燃气表制造商在俄罗斯联合建厂,在国际机床行业寒冷的环境和中国经济低迷的影响下,大连机床在世界上没有立足之地。它急需资金,但融资受阻,导致一系列债务危机和灾难的恶性循环。在这一轮供应方改革中,它不得不破产和重组。

经过深入调查,记者发现大连机床不仅出现了普遍的债务危机。2016年9月至11月,大连机床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从信托机构“骗取”6亿元资金或涉嫌经济犯罪。

虚拟应收账款江西一位姓杨的投资者描述了他的投资过程。2016年9月,中江信托推出了一款名为“中江国际金河189大连机床行业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金河189”)的产品,看到发起人确实是一家正式的金融机构,他购买了该产品并等待回报。

相关资料显示,“金河189”的发行机构为中江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江信托”),发行日期为2016年8月20日,利息支付方式为半年。融资主体是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基金的目的是补充公司的流动性资金,增强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和公司的资产流动性。

当一般专业投资者筛选信托产品时,最重要的是要看还款来源、担保人和控风措施。

“金河189”的还款来自大连机床集团的营业收入和担保人金高科技的营业收入。

控风措施包括大连金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金高科技”)提供的担保、大连金高科技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提供的连带责任担保、其他担保、合同项下应收账款质押及其他财产抵押担保等。

据相关数据显示,“金河189”信托产品的主要担保人大连金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大连机床管理公司控股的投资公司。其子公司包括网通股份、资源集团和钟勇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华东数控(*ST East Number)被誉为“行业4.0第一股”,其担保人金高科技是其最大股东。

总资产超过230亿美元的全国机床行业龙头企业是主要融资主体,管理层控制的高科技公司和上市公司大股东是主要担保主体,最重要的是应收账款质押7.59亿元。这个筹集6亿元的信托基金看起来非常“可靠”。

根据中江信托提供的相关信息,“金鹤189”信托计划分六个阶段发行,共从167家公众投资者处募集到6亿元信托资金。其中,第一信托基金1.5848亿元,第二信托基金1.4522亿元,第三信托基金1.281亿元,第四信托基金9731万元,第五信托基金4149万元,第六信托基金2940万元。分别于2016年9月6日、9月7日、9月9日、9月23日、10月14日和11月4日向大连机床集团支付了6亿元。

然而,许多投资“金鹤189”信托计划的投资者发现,大连机床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互联网上拖欠了公共债务,随之而来的是未能支付到期信托产品的利息。

“我们不能相信大连机床会违约。

一位投资者表示,当地投资者了解到中江信托在该项目中仍有继承人,因为大连机床在申请信托融资时提供了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亚迪”)所欠的7.59亿美元应收账款作为质押。

出人意料的是,所谓的7.5亿元应收账款并不存在,甚至连大连机床集团提供给中江信托的文件上所附的债权转让通知书和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公章都是伪造的。

2017年4月,比亚迪回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中江信托诉大连机床等企业民事案件:中江信托向我公司展示的应收债权转让和回购合同中规定的我公司与大连机床之间的债权债务不真实,我公司与大连机床没有业务往来;上述合同所附债权确认函为虚假文件,债权确认函中显示的我公司公章和授权代理人签名均为伪造。

在中江信托向我公司提交上述合同和文件之前,我公司并不了解所有内容。

比亚迪电子表示,截至2017年4月11日,我公司与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大连金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大连金高数控集团有限公司、大连金高数控有限公司、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大连华根精密机床有限公司等没有业务往来,没有应付账款。

经询问,我公司与大连机床营销有限公司有采购业务往来。

截至2017年4月11日,我公司欠大连机床营销有限公司的到期应付未付贷款共计1074240元,其余到期应付贷款已结清。

比亚迪所欠大连机床一百多万元的货款,在申请信托时却戏剧性变成7.59亿“应收账款”。比亚迪欠大连机床100多万元贷款,但申请信托时却戏剧性地变成了7.59亿元“应收账款”。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2016年8月,大连机床主动寻找中江信托进行融资,其中大连机床向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提供了近7.6亿元的“合法拥有”应收债务

关于应收账款的详细情况,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2016年8月23日,大连机床相关人员带着中江信托相关人员到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盖章,所谓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相关人员签字盖章。

“2016年9月至11月,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从我公司获得6亿元资金。在发现这些犯罪线索后,我公司立即于2017年5月向江西省公安局做了紧急报告。江西省公安局于2017年9月对大连机床涉嫌贷款欺诈展开调查。

不愿透露姓名的中江信托内部人士告诉记者,2017年11月至12月,大连机床的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被江西警方控制,而大连机床最重要的董事长陈永开失踪。

大连机床巨大债务危机的第一条线索是2016年11月21日。大连机床公司当时表示,由于“技术”原因,“15机床CP003”于2016年11月22日将应付本息延迟一天支付。评级机构将公司主体的长期信用评级下调至AA-,评级前景稳定。

2016年12月9日,评级机构再次将大连机床主体的长期信用评级下调至A级,并将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当时,相关研究机构分析认为,虽然大连机床声称违约是技术原因,但即使存在技术原因,其最终导致违约的能力表明,公司很难协调其他来源的资金来完成支付。

上述第一次违约已经成为大连机床资本链紧张暴露的开始,其未来的现金流紧张导致了更多的违约。

2016年12月12日,大连机床于2016年3月16日发行了5亿元的“十六大机床SCP001”。到期日为2016年12月11日。未能在2016年12月12日付款构成重大违约。评级机构再次将公司主体的长期信用评级下调至C级,并相应下调了债务评级。

2017年8月24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宣布对大连机床的处罚,公开谴责对大连机床及其负责人陈永开的处罚,并暂停大连机床债务融资工具的相关业务。

截至2018年2月28日,大连机床的“16台机床SCPOO1”、“16台机床SCP002”、“16台机床SCP003”、“16台机床MT NO01”、“15台机床CP004”、“15台机床PP NO01”、“14台机床PP NO01”和“15台机床MT NO01”债券相继构成实质性违约。

大连机床宣布,由于国内宏观经济环境的下行趋势、公司产品结构的调整、融资受阻等诸多因素,公司及其子公司目前的资本链极其紧张。结果,公司发生了银行利息拖欠和银行承兑汇票预付款。

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大连机床已经拖欠了38亿元的债券。

除了债券违约,更糟糕的是,大连机床及其子公司向其他金融机构发放的贷款也基本逾期,导致银行拖欠利息和银行承兑汇票预付款。

大连机床及其子公司最新信用信息显示,2017年10月30日,公司累计拖欠利息合计6.45亿元,银行承兑汇票垫款20.71亿元,逾期贷款53.19亿元。上述三项合计达到80亿元以上,占2015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55.31%。

相关数据显示,大连机床累计拖欠利息2.04亿元,其子公司大连机床(数控)有限公司和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分别拖欠利息2.66亿元和1.75亿元。

预付款显示,子公司网通股份对银行承兑汇票的预付款为15.72亿元,子公司华根机械对银行承兑汇票的预付款为4.99亿元。

金融机构的巨额贷款也让许多金融机构“踩在了雷声上”。

这些拖欠利息的数额从数千万到数百万不等。最大的工业信托9141万元,最小的安通银行446万元,涉及江苏银行、长安银行、安通银行、工业信托、平安信托、中江信托、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华夏银行、渤海银行、平安银行、广发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盛京银行、工业银行、农业银行、大连银行、河北租赁、中航租赁、信达租赁、长城租赁等23家金融机构。

这些金融机构更担心的是大连机床的逾期贷款53.19亿元,其中最大的是中国银行,共计15笔贷款,共计13.95亿元。兴业信托去年净资产5%以上的其他逾期贷款分别为10亿元。平安信托是8亿元。中国建设银行9亿元人民币;兴业银行3亿元;中国农业银行3.11亿元。

破产重组所引发的严重债务危机困扰着大连机床,使其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其资产不足以清偿所有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因此不得不进行破产重组。

包括“金河189”信托投资者在内的许多投资者无法正常获得投资回报,大连机床引发了许多债券违约。

大连机床的母公司,也是“金河189”信托计划的担保人之一的金高科技,由于多次诉讼,其在华东数控的16.46%股份被司法等候名单冻结。

2017年4月24日,江西省高级法院还根据中江信托的申请保留了金高科技持有的华东数控股份,当时中江信托仍在民事诉讼中。

由于诉讼前第一大股东持有的公司财产保全系数被冻结,华东数控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

2017年11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大连机床集团及其五家关联企业正式进入重组过程,并任命重组经理。

“中江信托在2017年5月报告了该案件。公安机关已经在9月份对大连机床涉嫌犯罪进行了调查。11月至12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江西警方控制下的大连机床公司破产重组。在此期间,大连机床重组经理等相关负责人来到江西南昌联系中江信托,希望刑事案件的处理不会影响大连机床重组。

“中江信托明确表示,中江信托受许多社会投资者委托,是大连机床涉嫌刑事犯罪的受害者。根据先罚后民的原则,中江信托代表广大投资者,坚决要求尽快立案调查,追回大连机床所骗取的财产,维护投资者利益。

中江信托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大连机床通过犯罪行为非法占有的受害人财产不是大连机床的财产,而是属于受害人的。

重组程序应在刑事案件结束和追回或归还所有涉嫌犯罪所得的财产之前暂停。

记者就大连机床重组相关问题联系了大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俞德乌和大连机械工业协会会长刘强军,但没有得到积极回应。

在大连机床重组过程中,被司法等候名单冻结的华东数控股份也发生了一些令人困惑的变化。

进入重组过程后,大连机床得到了保证。与此同时,申请重组的大连金高科技所持冻结股份被迫再次拍卖。重组的困境甚至更加复杂。

2017年12月28日,大连机床宣布拍卖其母公司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2017年12月19日,买方威海高伟国际医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2.83亿元的最高价格获得大连机床母公司金高科技持有的威海华东数控有限公司4937.6万股股份。威海地区法院裁定,金高科技持有的华东数控股份49,376,000股归买方高伟国际所有,高伟国际可以通过行政裁决向登记机关办理相关的产权转让登记手续。

*前大股东大连金高股份拍卖消息传出东航后,该公司股价低于5元人民币的最低水平,并连续获得5个字的交易限制。12月18日,在暂停之前,限额再次上调。一个月后,2018年1月19日,该公司股价达到最高11.33元。

然而,已经拍卖的股份与大连机床及其母公司金高科技无关。

2018年1月19日,中江信托致信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重组经理,要求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停止审理大连机床等企业重组案件,并要求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返还犯罪财产。信中认为,2017年11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大连机床等企业的重组案件,并通知中江信托在大连机床涉嫌经济犯罪、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情况下申报债权。

中江信托声明大连机床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保留刑事、民事等所有合法权利,并不意味着中江信托向管理人举报案件材料放弃任何合法权利。

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诈骗中江信托获得的资金不是大连机床等公司的财产,而是中江信托作为犯罪受害人所拥有的财产。犯罪嫌疑人必须立即归还中江信托获得的财产。

“在刑事案件调查、查明事实、追回犯罪财产之前,大连机床已经进入重组过程。其重组财产的范围和属性不明确,这将直接影响其重组效力和责任。重组程序的实施必然会直接干扰刑事案件的侦查和赃款的追回,会直接侵犯刑事经济犯罪被害人的财产所有权,严重损害我国信托计划中广大社会投资者的财产权,并造成社会不稳定。

中江信托相关官员认为,大连机床等企业的重组案件不应该被依法受理。已经接受的将被拒绝;至少应暂停此案的重组程序,并要求大连机床和重组经理立即归还从中江信托获得的犯罪财产。

根据大连机床最新公告,截至2018年2月28日,已有111名债权人向经理提出索赔,总金额约为225亿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