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利润下降90%,陷入诉讼风暴,蓝色光标并购的后遗症

标有“公共关系第一单元”和“并购机”的蓝色光标最近并不平静。

然而,在过去几年里,其“快速、准确、无情”的大规模并购模式也开始遭受后遗症。

三年前,“收购伯杰的广告”被该组织誉为对领土的加强。蓝光标不会想到会卷入这场诉讼。

最近,蓝光标被核心子公司博杰广告的创始人李鹏告上法庭。

导火索是博杰广告未能履行其2015年业绩承诺,蓝光标要求回购并取消李鹏等持有的3099.55万股股票。

然而,李鹏对媒体表示,当时蓝光标的实际控制人赵文权已经私下与他签署了承诺协议。如果伯杰的广告表现不符合承诺标准,导致李鹏等持有的蓝色光标股份被注销或承担现金赔偿义务,赵文泉将对其损失负责。

目前,蓝光标和李鹏都持有不同的观点,彼此不妥协。

蓝色光标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它深深卷入了诉讼。海外并购中的“黑天鹅”导致商誉大幅减值,2015年净利润大幅下降90%,这也使其“大规模并购战略”受到市场质疑。

在收购伯杰广告公司3年的混乱之后,时间表被转回2013年。蓝色光标两次收购伯杰广告公司。

2013年1月,蓝色光标以1.782亿元收购博杰广告11%的股份。同年4月,蓝光标私下发行股票和现金,其中现金支付2亿元,蓝光标支付4886.72万股,持有李鹏博杰广告、西藏山南博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刘彩玲、孟波投资的剩余89%股份。

根据双方签订的承诺协议,李鹏、博杰投资、刘彩玲和孟波投资四家转让方承诺,博杰广告2013、2014、2015和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7亿元、2.38亿元、2.73亿元和2.87亿元。

如果实际利润低于上述承诺,李鹏等应予以赔偿。但是,如果伯杰广告2013年至2015年的实际利润在8.58亿元至9.34亿元之间,交易价格将调整到当时购买价格的1.15倍,即18.423亿元。如果2013年至2015年的实际利润总额超过9.34亿元,交易对价将调整为当时购买价格的1.25倍,即20.03亿元,相当于对李鹏等的4亿元奖励。

2016年4月,蓝色光标公告称,2013年和2014年,博杰广告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32亿元和2.83亿元,均完成了当时的业绩承诺,但是2015年,博杰广告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仅为9480.03万元,未能完成2015年度业绩承诺,3年累计净利润完成比例为84.89%。2016年4月,蓝光标宣布,2013年和2014年,博杰广告母公司股东应占的非扣除净利润分别为2.32亿元和2.83亿元,均实现了当时的业绩承诺。然而,2015年,博杰广告母公司股东应占非扣除净利润仅为9480.3万元,未能实现2015年业绩承诺,3年累计净利润完成率为84.89%。

“根据相关协议,李鹏应赔偿蓝光标2872.2万股,孟波投资应赔偿蓝光标229.3万股,合计约3099.55万股。

在2016年5月18日的股东大会上,蓝光标通过了上述薪酬法案。

李鹏将蓝色光标(Blue Cursor)告上法庭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批准上述赔偿法案,认为自己已经被迫辞去博杰广告公司的职务,不需要为博杰广告公司2015年业绩下滑承担相应的责任。此外,李鹏透露,赵文泉私下与他签署了一份经过公证的承诺书,承诺如果李鹏等人在蓝光标的股份被取消,赵文泉将对他们的损失承担责任,或者如果伯杰的广告表现不符合承诺标准,他们将承担现金赔偿责任。

然而,蓝光标回复称,赵文权向李鹏发出的承诺函是股东之间的个人行为。承诺函并未免除李鹏等前股东的绩效薪酬承诺,也不会导致上市公司承担相应的损失。

上市公司将继续执行董事会决议,并将相关提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蓝光标以16亿元的对价购买了李鹏和博杰广告的其他股份。该考虑乃基于博杰广告的评估价值而厘定,并不以李鹏经营博杰广告的权利为前提。

无论他是否在伯杰的广告中担任管理职位,李鹏和其他相关方都有义务履行原收购协议中的约定,并赔偿因未能达成履约承诺而给蓝光标造成的损失。

”蓝色光标强调。

目前,蓝光标和李鹏的诉讼纠纷仍在继续发酵,蓝光标和并购目标之间的矛盾逐渐暴露出来。

然而,坚定地坚持“扩展合并战略”的蓝色光标在2015年并没有取得好的结果。

根据2015年财务报告,蓝光标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83.47亿元,同比增长39.61%。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6770万元,同比下降90.47%。

蓝光标(Blue Cursor)在年报中解释称,企业利润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财务支出增加和商誉减值:财务支出达到1.84亿元,同比增长812%;报告期内,商誉减值为2.05亿英镑,无形资产减值损失为7.11亿英镑,主要归因于年初博雅广告、今日隆广告、我们的社会和海外股权子公司亨斯迈的业绩突出而产生的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

根据蓝色光标的解释,这是一些并购扩张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但现在逐渐开始爆发。

早在2013年,蓝光标就提出了“十年十次”的发展目标,即“公司收入将增长十倍,到2022年达到200亿的目标”。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4年,蓝光标就通过增资或并购投资了30家相关公司,其中10家在大数据领域,5家在技术和移动连接领域。

“蓝光标(Blue Cursor)M&A模式的初衷是做一棵葡萄树,将众多企业连接在一起,形成葡萄集群,形成客户和企业之间的协同效应。

一位研究过蓝光标的广州基金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蓝光标的收购太快了。基本上,上一次收购尚未完成,下一次收购已经开始。

这就要求企业有很高的综合管理能力。

在过去的一年里,蓝色光标的利润也被用于并购。

“接受记者采访的许多公共基金经理也表示,蓝色光标模式是值得商榷的。从投资目标来看,这不再是他们的焦点。

几家证券公司的分析师也在他们关于蓝色光标(Blue Cursor)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与并购目标的协同是否能够达到预期,是公司的重要风险因素之一。

然而,从赵文泉对外界的多次表态来看,延伸并购战略将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对于蓝色光标来说,现阶段最重要的不是利润,而是收入增长,尤其是数字营销收入的大规模增长。

在公开市场融资不畅的情况下,我们只能选择大规模债务融资。我们必须投资于现在可能不盈利但将来会给我们带来价值的业务。

”赵文泉今年4月强调道。

发表评论